“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系列报道之四
乡亲心中的“公道秤”
——记“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喇元
青海司法行政网:http://www.qhsf.gov.cn 来源:青海法制报 供稿:青海法制报 发布时间:2017/8/15 16:17:45
 
  
  ■ 本报记者 李玉芬 通讯员 石恒堂
  
  【人物档案】
  
  喇元,男,回族,本科学历,党员,1968年11月出生,现任化隆回族自治县司法局甘都司法所所长、甘都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
  
  作为司法所负责人和人民调解员,喇元既是普法者又是矛盾纠纷调处人。从事人民调解工作19年来,他以“化百家怨,解千家愁”为己任,先后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0余起,调解成功率达98.5%,协议履行率达99.6%。
  
  他的工作得到了党委、政府的充分肯定和老百姓的普遍赞扬,先后荣获省、市、县“最美基层干部”“全省人民调解能手”“综合治理先进个人”等10多个荣誉称号。今年被司法部评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
  
  解积怨 睦邻里
  
  2014年10月的一天下午,喇元刚从省外学习结束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甘都镇东一村党支部书记电话告诉他,村上有一群人要持械斗殴,场面快控制不住了,请他赶快来制止。喇元顾不上两天一夜的舟车劳顿,驾驶摩托车匆匆赶往东一村。事发现场一片混乱,纠纷双方当事人在亲戚朋友的帮腔下激烈地争吵着,村党支部书记满头大汗地不停劝解着,但情况越来越糟,几个年轻人撕扯在了一起,一起群体性斗殴事件眼看就要发生。
  
  “把手都放开,有话好好说!”千钧一发之际,喇元及时赶到,站在冲突的人群中间将双方分开。通过找双方当事人了解情况和侧面打听,初步掌握了纠纷的原委。原来2002年,马某与韩某的妻子因生意纠纷发生矛盾,韩某唆使亲友将马某打伤,致其肋骨骨折,伤情被鉴定为轻伤。后韩某潜逃,纠纷一拖就是12年。在此期间,马某多次到西宁、海东、化隆等地政法机关上访。
  
  2014年11月,潜逃在外的韩某回家要带母亲去出国,并办妥了一切手续。得到消息后,马某纠集子女和亲友前去讨要说法,遂发生了冲突。喇元前往马某家,给马某及其子女讲法律陈利害、讲政策叙乡情、提建议出主意,使马某主动要求调解。紧接着,他又去做韩某的思想工作。起初,韩某对马某的伤害事实矢口否认,且态度生硬。喇元没有放弃,而从法律、道德、情理、乡俗等方面对其进行耐心细致的劝解,韩某最后同意承担对方的部分损失。调解持续到了凌晨1点多,在赔偿数额上双方仍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分歧严重,又吵成一团。喇元及时将双方分开,约定天亮后接着调解。第二天,喇元采用背靠背方法,通过10余个小时的思想工作,最终韩某同意赔偿马某的各项损失6000元整,并当场履诺。最后,双方握手言和,一起持续12年之久的纠纷彻底得以化解。
  
  巧调解 息纷争
  
  2014年8月,甘都镇苏合家村村民马某开着贷款买来的新货车从玉树藏族自治州回家,途中路遇操乡音的男子请求搭车,上前一问得知,男子姓李且是甘都镇人。他乡遇故知,好心的马某也没多想,热心接纳了老乡。
  
  天有不测风云,快到家时,发生了车祸,李某当场遇难,马某重伤。李某家属悲痛欲绝,情绪激动,提出了30万元的赔偿要求。当时马某不但每天要支付高昂的治疗费,而且15万元的买车贷款还款日期已经临近。病床上,马某对李某家属的高额赔偿要求很不理解,开始尚能耐着性子解释沟通,但李某家属不为所动,坚持赔偿标准不降。马某再也按捺不住火气了,说道:“做人要讲良心,我让他坐我的车是看在了同乡的面子上,出事了我愿意赔偿,可我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这么多的赔偿,你打死我也拿不出来,要不行,你们去告吧,我去坐牢!”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
  
  在别人的介绍下,马某家人找到喇元,请他帮忙调解。喇元带着坐在轮椅上的马某看望李某家属,向他们真诚道歉并请求谅解;跑交管部门查清事故事实,明确区分责任。与此同时,喇元又多次到李某家中做工作,带着他们到马某家查看家庭实际情况并提出了赔偿意见,但李某家属仍不同意。喇元没有气馁,三天两头跑到李某家进行劝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喇元不懈努力下,李某家人的思想终于有所松动。出院后,刚能恢复行走的马某在喇元的带领下,再次来到李某家里,真诚地向其家人赔礼认错并请求谅解。李某家属被感动了,与马某达成了谅解,签订了赔偿协议。
  
  顾大局 保稳定
  
  凡有重大疑难纠纷,镇领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2015年10月6日,正在病床上打点滴的喇元接到甘都镇党委书记的电话,要他火速赶往甘都派出所调解一起纠纷。一进派出所大门,喇元看到三四十名农民工拖儿带女将甘都派出所办公楼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举横幅、喊口号,要求赔偿80万元赔偿金并结清未结算的工钱,否则,要求派出所交出“凶手”让他们自行处理。
  
  经了解,2015年10月2日17时许,四川省布拖县农民工米某在甘都镇某砖厂不慎触电死亡。事发后,砖厂老板与死者的妻子因双方所主张的赔偿金额差距过大而未达成调解协议。于是,砖厂老板到甘都镇派出所请求民警出面调解。但没想到的是,死者家属及其四川老乡对此产生了误解,认为老板是本地人,有很深的社会背景,要运用公安力量强压他们。遂聚集到派出所,将砖厂老板和派出所民警围在办公室里,并不停谩骂叫嚣,引来了多人围观,极有可能导致群体性事件。
  
  喇元费尽口舌将人群劝回,并在征得死者的妻子同意后将死者遗体暂时冷冻,然后将死者妻子及亲友请到司法所与他们沟通交流,给他们详细讲解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有关规定,并依照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出了赔偿金额。由于与期望的赔偿金额差距太大,死者妻子情绪变得更加急躁,哭吼道:“你们都是一伙的,欺负我们外乡人,娃他爸没有了,我也不想活了!”“你们的不幸,我深表同情,但你们所主张的赔偿金额依据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喇元心平气和地反问了一句。死者的妻子及亲友一时语塞,面面相觑。“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要讲法律,要通过法律渠道去解决,你们围攻派出所,谩骂民警,漫天要价,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一味蛮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好好想想,冷静冷静后再说。”
  
  商量了好一阵子后,死者的妻子一进屋子,便扑通一下跪倒在喇元面前,开始哭诉自己的困难。喇元连忙将其扶起,又开始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法律和政策,引导他们在法律和政策范围内解决纠纷。经过三天两夜的调解,最终达成赔偿协议。砖厂老板一次性赔偿死者的妻子35万元(包括丧葬费、死亡补偿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伙食费及死者未结清的工资),支付未结的工资6万余元,并于达成协议后的次日,一次性兑现到位。
  
  多年来,喇元化解了一件件纠纷,修复了当事人心中的一道道裂痕,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人民调解为人民的主旨,展现了一名人民调解员的精神与胸怀,被乡亲们称为“公道秤”。
相关链接
  中组部中宣部司法部全国普法办联合印发加强党内法规学习宣传通知
  司法部科技部联合发文 对“十三五”时期司法行政科技创新作出部署
  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系列报道之五 为民排忧解难的“排头兵” ——记“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治多县加吉博洛镇人民调解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